一代贼王叶继欢的枭雄人生与那个消失的时代

来源:网易| 2017-04-19 20:45:57|

今天下飞机,看到一则小小的社会新闻:叶继欢去世。

  看到这个名字,还是难免有很多感慨的。

  他是谁?刚结束的香港电影金像奖里,夺得最佳电影的《树大招风》,其中主角之一,任贤齐扮演的叶国欢,就是以他为原型改编的。

  他,是一代贼王,也是香港人曾经的“集体回忆”。他留给香港人的阴影,难以磨灭。

  叶继欢,1961年生。他是广东陆丰人,从小就不安分,在村子里打家劫舍,偷摸拿要。1978年,17岁的他就和同伴一起偷渡到香港。

  起初,刚到香港的叶继欢也算老实本分。他在富豪刘銮雄的工厂里当工人,勤勤恳恳干活。据说刘銮雄还挺喜欢这个吃苦耐劳的小伙子,甚至还帮他相亲。而且,当时刘銮雄的工厂里,工人因为待遇问题闹罢工,叶继欢都没有掺和,对老板十分忠诚。

  但后来,刘銮雄决定把工厂搬到郊区,降低成本。喜欢在酒吧KTV玩的他,不想离市区太远,于是离职。大刘虽然很遗憾,不过资本家的心态嘛,也不可能真的和自己厂子里的小青年做朋友,给了他一笔钱,让他走了,末了还留了自己的电话,说欢迎随时回来。

  不过叶继欢并没有回去。因为辞职后,叶继欢很快找到了一份更喜欢的工作——打劫。

1984年,叶继欢和同伙一起,先后在尖沙嘴、中环的金铺、钟表行打劫。

  不过这次行动很快引起了香港皇家警察的高度重视。警方掌握到叶继欢销赃的线索,化装成买家接触,成功抓获,判刑16年。

  刚开始“创业”就失败入狱了,20出头的叶继欢相当不忿,他开始寻找机会逃出去,再次大干一场。

  五年后,他终于找到了这个机会。

  1989年,叶继欢在赤柱监狱服刑时,谎称自己阑尾炎,在医院里趁警察不备,用打碎的输液瓶威胁监狱狱警,冲出医院,胁迫停在门口的货车司机开车逃出医院,越狱成功。

  叶继欢就此销声匿迹?当然不会。这次出狱,他就冲着继续打劫去的。在监狱里,他详细的思考过自己为什么会失败,开始认真的研究警察的破案手法,以及自己行动的漏洞。

  他要做一次完美的犯罪,而同时个性张扬的他,还一定要够威风。

  又威风又完美到自己不被抓,哪那么容易?可胆大心细的叶继欢偏就干出来了。两年后的他,搞出了世纪大新闻。

  1991年6月,叶继欢筹划许久,与同伙在观塘物华街的首饰一条街上,连续打劫5家金铺。

  是的,连续打劫五家。

  警察赶来后,叶继欢为了掩护同伴撤退,当街手持56式自动步枪与警察对射,抢走约1000万的首饰。

真实视频里的叶继欢

  叶继欢手持步枪大战警察的这一幕,被楼上的居民拍下来,卖给电视台,震撼全港。

  这一幕被《悍匪》《最危险人物》《树大招风》等多部影视剧里再现,致敬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经典场面”。

  对警察打完上百发子弹,叶继欢毫发无伤,拿着几十斤珠宝扬长而去。

  随后几年的时间里,叶继欢多次打劫,均成功逃窜。

  但他被通缉后风声越来越紧,于是叶继欢在1993年潜逃回大陆,改名换信,甚至还做起了生意。

  不过叶继欢打心底里,还是热爱打劫这一行。1996年,风声过去了,他又打算回到香港,重操旧业。

张子强

  在监狱里,他认识了一个叫张子强的匪徒。和他不一样的是,张子强热爱绑架,不喜欢打劫。张子强也是个狠角色,他打算绑架香港首富李嘉诚的儿子,于是找到叶继欢商量。叶继欢给他出了不少主意,不过对于叶继欢来说,绑架不过瘾,还是要打劫。

  1996年5月13日,叶继欢和两个同伙带着步枪和炸药,偷渡回香港,准备再干一票大的。

  可在深夜里,他恰好撞上巡逻警员。警员要查他的身份证和包里的东西,叶继欢一言不合就掏出AK47对射,发生枪战。估计他觉得以自己和兄弟的能耐,对付两个拿着小手枪的警察,绰绰有余。

  但这次上天没那么眷顾这位贼王。巡逻警员非常勇敢,掏出配枪还击叶继欢,他被打了个猝不及防,结果被击中大腿神经,就此瘫痪,半身不遂,当场被捕。

作案累累的叶继欢毫无疑问的入罪,被判刑30年。

  而张子强和他一起策划的绑架计划,并没有因为叶继欢的被捕而中断。1996年5月23日,张子强策划、踩点多次,搞出了全香港空前绝后的大新闻——绑架首富李嘉诚的儿子,并让李嘉诚服软,支付了10.38亿港币的现金。

  李嘉诚住在半山豪宅区,他和家人较为低调,出行保镖并不多,有时甚至根本不带保镖。张子强看中这一点,在李嘉诚儿子李泽钜回家路上,拿着AK47逼停其座驾,轻而易举的绑架成功。随后,张子强孤身一人,前往李嘉诚豪宅里与其谈判,索要现金20亿。经过多小时的谈判,李嘉诚最终决定支付10.38亿——这个数字,正是李嘉诚上市公司长江基建的股票代码1038。

《树大招风》电影里基本忠实的还原了这一幕。不过有一个细节没有拍——

  谈妥赎金之后,李嘉诚对张子强说:“你拿这么多钱,可以收手了。”

  张子强:“收手?花完怎么办?”

  李嘉诚:“你应该学会投资,比如买长江基建的股票。或者存下来,这些钱也够你花大半辈子了。”

  张子强:“不错,谢谢。你也很冷静,自己儿子出事了还可以这么淡定。”

  李嘉诚:“因为确实是我们错了,防范意识太低,我需要检讨自己。”

  张子强:“那对我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李嘉诚:“我希望你以后做个好人。我只有这么一个想法。或者现在远走高飞,不然这样下去,你的下场会很可悲。”

  上面这段谈话处理过,不是原文,有很多纪实文学写过这一段,大家可以去找找。总之,这是一个棒得不得了的电影素材,直接就可以拿出来拍啊!所以港产片拍过很多次,比如任达华的《惊天大贼王》,以及内地电视剧《插翅难飞》。

  一开始,叶继欢在监狱里依然倔强,还打算继续作恶。甚至他的好兄弟张子强,还计划炸监狱,救叶继欢出来。结果失败,逃回大陆之后被抓捕,后被枪决。行刑前夜,张子强给自己的妻子写了一封信,作为遗书。遗书里,张子强写道:

  “当一个人真到了生命结束的时候,才会发现,能安静地坐在一张凳上,吃自己喜欢的饭菜,是多么的幸福。”

张子强宣判死刑

  此事对叶继欢触动极大。大概这位贼王,也感觉到自己这条命,已经不再像当年那样硬了。

  叶继欢在张子强死后,多次接受传媒的访谈,与参观监狱的青少年见面,以自己的人生做反面教材警醒年轻人,还鼓励其他囚友出狱后要改过自新。他洗心革面的形象和曾经的“枭雄”经历,也引来了许多人成为他的“粉丝”,甚至还有女人愿意嫁给狱中的他。

  2003年,叶继欢在监狱里成婚。数月后,他正式首洗,成为基督徒。

  但这位江湖上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在监狱里依然难逃社会漩涡。有上门来找茬的,也有江湖里曾经的仇家,在监狱里也并没有放过他。他多次和其他犯人、狱警引起争执,甚至大打出手。多年的瘫痪,也导致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

  2015年,叶继欢与结婚12年的妻子离婚。随后病情越来越加重。弥留之际,他曾经多次想口述自己的经历,把自己的一生纪录下来。而电影《树大招风》,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为他完成了心愿。

  电影里,三位贼王被进行了艺术加工。他们本身的故事和结局,几乎没有改。卓子强一样在内地被抓,季正雄也是被警方重重包围,而叶国欢则倒在了西环街头。

  最大的改动,是时间。

  1997年。

  三个贼王的命运终点,都停留在了1997年。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对于很多香港人来说,这是一个时代的变迁。1997年前的香港,如同电影里的三个贼王一样,紫醉金迷,疯狂灿烂。恒指升了几千点,全民炒股,连街边卖菜的大妈,都能熟练的报出各种股票代码。电影,一年拍361部,几乎每天都有新片上映;KTV、夜总会夜夜笙歌,有钱的老板,一晚上就能豪掷5、60万,只为喜欢的舞女嫣然一笑。

  街上,也有卓子强、叶国欢这样的匪徒,猖狂扫射,横行霸道。

  那种疯狂,恐怕将来都不可能再有。而这种疯狂产生的泡沫里,谁都知道会有吹破的那一天,但谁都不想去认真思考,那一天究竟是哪一天。眼下如此沉醉,那就继续执迷不悟好了,何必要抱着清醒入睡?

  就像《树大招风》里的三个贼王。他们在这个时代浪潮里,也见证着时代大轮的缓缓碾压。

  季正雄,低调一世,只想安静打劫。每次他都换地方住,每次都换一批人,很节约也很谨慎。去给线人的中介费,装好了,又想想,拿出来一点,很节省。他精挑细选,严密筹划,终于选定了一家金铺。要打劫了,却发现,旁边的赛马会,头等奖是5亿。全香港都为这头等奖而疯狂,连盯梢的同党,即便看不懂,都被吸引过去,忍不住开小差,看屏幕上的跑马画面。

  季正雄看着赛马会里,保安提着一箱又一箱的现金走出来。有权有势的人,坐在高楼大厦里,吹着空调,一次就可以赚全香港几百万市民数十亿的钱;自己过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命都要丢了,又能拿到多少?

  站在街边,季正雄往往前面赛马会的解款车,又望望身后的金铺。我相信那时的他,有一种烈的、不真实的、虚幻的——讽刺感。

  同样拥有这种讽刺感的,是叶国欢。手持AK47在街头扫射,死了兄弟,抢来了价值千万的金块。硬是威逼利诱,让洗钱的交足了钱,他和兄弟远走高飞。偷渡的轮船上,后面开来一群船队。他以为是黑吃黑,结果船家云淡风轻:走私的。

  同伙难以置信:大白天的这么走私?

  船家:人家上面有人。

  叶国欢望着手里的枪,再看看面前大大咧咧开过去,载着满船走私彩电的船。一台电视2000港币,走私到大陆就是8000块钱。十多艘船,上千台彩电,一次是多少钱?他打劫一次,又才多少钱?

  叶国欢也有了一种烈的、不真实的、虚幻的——讽刺感。

  所以,他开始北上,变成开贸易公司的“张总”,结交权贵,做走私生意。但这个他,不是真正的他啊。他决定不再压抑自己。他要解放天性。于是,他带着兄弟,重回香港,联系卓子强,要干一票大的。

  某种程度上,三个贼王代表的,就是曾经的香港。就像《树大招风》的英文名,Trivisa,即佛教里的“贪·嗔·痴”。

  有很多影迷一直在研究,贪嗔痴分别代表哪个主角。我倒觉得,没有明显的区分,他们三个人都很贪嗔痴。

  贪:三个人都爱钱,无须多提;

  嗔:季正雄会因为啰嗦不厌烦,而杀死同伙;叶国欢会为了一口气,不干走私;为了一口气,不计后果开枪袭警;卓子强就不用多提了,敢面对面呛声警察;

  痴:三人都着迷于犯罪,即便有无数次可以收山、转行、低调生活的机会。但他们都放弃了;

  那个年代的香港人,又何尝不是贪嗔痴呢?股票涨那么多倍,房价炒到那么高,谁不知道会垮呢?

  但大家还是一昧沉迷其中。直到1997年后,金融危机爆发,跳楼、烧炭、负资产、家破人亡。

  贪嗔痴的报应凸显。这是一个死局,也是一个困结。

  2017年4月19日,叶继欢因癌症复发,在玛丽医院羁留病房离世,终年55岁。

  一代枭雄,就此落幕。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AP010

本文相关推荐

看荐精选

精彩文章

砂矿巨轮南沙命名 广船制造走向世界

该船是世界上目前吨位最大的节能环保型矿砂船之一。信息时报记者朱元斌摄信息时报讯(记者奚慧颖通讯员彭永...

12月14日 07:57

启聪学校听障与正常学生三七开

广州市教研院院长方晓波。信息时报记者陆明杰摄□本栏撰文信息时报记者梁健敏昨日,广州实验教育集团横空出...

12月14日 07:54

防空壕见证日军轰炸清远血泪史

清代民居被日军轰炸的废墟至今保留广州日报清远讯(全媒体记者曹菁摄影报道)昨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

12月14日 07:34

把来穗人员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

夜景(天河区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供图)外国人在越秀区登峰街中文堂学中文(越秀区供图)靓丽越秀山(越秀区...

12月14日 07:29

全国首个4K纪录片版权交易平台获好评

在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大师班活动上,嘉宾讲授4K拍摄技术。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摄《广府春秋璀...

12月14日 07:27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