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欣:文学应成为“人往高处走”的精神助力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6-02-06 10:52:58| 作者:吴波

广州作家张欣最新小说《狐步杀》出版,接受本报专访:

  日前,广州著名作家张欣沉寂近四年后,推出最新小说《狐步杀》。该小说进入2015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并风靡于《北京文学》、《小说月报》等杂志,深受读者好评。近日,该小说单体本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张欣被称为最早找到“文学上的当今都市感觉的人之一”,她善于充分揭示都市社会人际关系的奥妙,并把当今文学中的都市感觉和都市生活艺术提到一个新高度。接受采访时张欣表示,“我不在意别人只看到有关我‘都市、女性、爱情’这些标签。”这部《狐步杀》,记者认为其闪烁着广州文学积极向上、格调明朗的亮色,当是张欣向社会写实转型的重头作品,也是广州文学近年来不可多得的文化成果。

  文、图(除署名外)/ 广州日报记者 吴波

  文学应成为“人往

  高处走”的精神助力

  《狐步杀》的价值在于对当下问题的正面引导,弘扬正能量,这是用坚守对抗南国都市现状的迷失。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评论家钟晓毅指出,“在还没有多少作家去观照都市生活的正面价值时,张欣已用她的写作实践在思考如何把现实发展中的都市,与文学经验中的都市表现出的正反两面——乐观积极与悲观彷徨的两种矛盾特质,较好地融汇在一起,创造出一个较为全面的当代都市形象。她尤其擅长在对都市的困惑与迷惘中,站在‘人’的立场上,宏扬‘人’的精神,确立‘人’的价值,人是由动物进化而来的,但人还需要进化,文学应当成为‘人往高处走’的一种精神助力,成为人上进的精神灯火。”

  一部好的文学作品应该是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从两桩案件中,我们不难看到,钱财是罪恶的直接根源,它让老王一家父子反目,兄弟成仇,夫妻积怨;它让十年寒窗熬出头的端木哲不惜铤而走险,心怀叵测。小王和端木哲完全迷失在金钱的泥淖中,弃亲情,丧人性。小王不顾母亲的心脏病,和医院争,同哥哥吵,还将母亲推倒在地。端木哲大学毕业后,没回过家,没寄过钱,亲情在他心里抵不上一沓钞票。究其原因,小王从小受宠,挥霍成性,钱是他玩乐人生的保障;端木哲从小受穷,饱尝冷眼,钱是他跻身塔尖的幻想。

  作者将狐步舞曲分别飘荡在两桩案件中,渲染一种紧张诡秘的气氛,舞曲“潇洒灵动中杀机四伏,你进我退,我退你进”,“所有的刀光剑影暗藏于无限优雅之中”,这是案件特点,也是两种力量暗中较量的过程,也是小王、柳三郎这些看似优雅之人的心理写照,内心蛰伏魔咒,平静的外表后常湍流涌动。

  用坚守对抗都市中的迷失

  张欣的《狐步杀》,写爱情的语言美轮美奂,写警察的奉献和牺牲催人泪下。小说以故事取胜,而阳光富含哲理的语言更吸引人。与她众多作品一样,故事以南国为背景,以通俗化的手法、独特的题材和视野,将南国都市人和物展现得淋漓尽致。不仅拥有直面现实问题的社会性容量和人性内涵,更传递了“接地气、贴民心”的正能量。

  小说情节紧凑,引人入胜,以两桩死人案件的调查为主线,串起与案件相关的人物经历、生存状态和都市风情,真实展现了一个时代、一座城市的特有风貌。

  故事从两起看似普通的案件展开,老干部老王因为看护的疏忽突然死亡,在医院与家属的调解中,家庭中所有暗藏的矛盾和纠缠迅速恶化;服装设计师柳三郎因为妻子外遇而离婚,而妻子的外遇对象因为私制冰毒被通缉,一夜之间人间蒸发……警察忍叔和年轻的搭档周槐序深藏在民间,密切关注着有关的蛛丝马迹,在缓慢地进展中,真相在敬业和专注中慢慢走向清晰,所有的事件都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在这个戾气四溢的时代,作者依然有可贵的静默与坚守。小说在描写时代的紧张与戾气的同时,生动塑造了忍叔这样一个警察形象,他平凡而坚韧,沉默而专注,敬业而执着,十多年如一日默默追踪一桩看似毫无进展、毫无线索的案件,在忍叔身上,有着作家对当今时代某种人性的赞美——“总有一些笨人忠于职守,总有更多的人选择正直、善良、是非分明,专注到极致”。

“张欣属于会讲故事的作家”

  有评论指出,“张欣属于会讲故事的作家,她的小说《狐步杀》证明了:一个作家要讲好故事是有难度的。”接受采访时,张欣表示,“故事是小说的灵魂,作者就是一个手艺人,再高的艺术境界,都要依托故事来证明。”这篇小说的故事相当复杂,有多条线索交织在一起,张欣不仅能将多条线索梳理得很清晰,而且所讲述的故事具有层次感。第一个层次是关于爱情的故事,第二个层次是关于凶杀的故事,第三个层次是关于刑警的故事。由爱生恨,造成了凶杀,凶手的逃逸,引出了刑警。张欣的小说始终有一种贵族气质在荡漾,她在书写世俗生活时仍然保持着高贵气质,流露出她对贵族精神的追慕。

  小说延续了张欣小说一贯的特色——好看,看似平淡的案情下的暗流汹涌,山重水复中的柳暗花明,出人意料又情理之中的结局,还有美丽的爱情——隔山隔水、重重障碍下的向往、吸引和绵绵爱恋。值得一提的还有小说的语言,爽利而一针见血,有着一个成熟女性作家历经人生风雨的睿智、通透和宽和、悲悯。

  张欣是一个能够敏锐感受到时代痛点的作家,这部《狐步杀》同样如此,小说通过两起普通案件,反映的是我们当下时代表面繁花似锦、欣欣向荣,实则充满个人的紧张和心里阴暗面。小说中,两手沾满血腥的真凶都是正常逻辑推理中最不可能犯罪的平常人,他们生活富足,功成名就,人生该有的全部都有,但是事实远不如表面那样平滑,在某一个瞬间,人性中蕴积的压力在欲望的挑战面前,全部化成尖利的戾气,正如小说中所说的“这是一个特殊的时代,每个人都在跟自己做斗争”。

  对话张欣:都市繁华背后的彷徨

  广州日报:能谈谈创作这本小说的初衷吗?

  张欣:我个人坦诚,过去的作品或许有些灰暗。人生是一段一段的,会有一些变化。写这个作品之前,我发现:一个作家不管你反思或者鞭挞了多少社会痛点,社会阴暗处照常病入膏肓。于是,我便着手从正面来写这部《狐步杀》,想写一部正能量题材的作品,或许算是一个初衷吧。

  广州日报:您觉得该小说创作的难点在哪儿?

  张欣:大家都知道,负面怎么写读者都会信,因为现实是这样。但写正面形象,有时候我写着写着,某个人物形象我自己都不相信了,要把正面人物写得栩栩如生,这是非常难的事情。

  广州日报:您怎么会想到给新小说取这样一个名字?

  张欣:书中两桩死亡案。高干兼藏书家王老先生住在医院里由护工陪护,突然死去;另一桩案件是化学老师端木哲因为贫穷,失去了喜爱的姑娘苞苞,为了赚钱,他制造减肥药,结果闹出了人命,他也随之神秘消失。两年后,端木哲的手机开机启用,他似乎浮出了水面,追踪调查,他竟然两年前就惨死在设计师柳三郎手下。

  两个凶手在生活中是非常优雅而成功的,常说良心丧于困境,他们根本还没到这个地步,杀机隐藏于优雅之中,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面对的恐怖的戾气。这种优雅,我想到了狐步舞,于是就选用了“狐步杀”这个名字。

  广州日报:作为都市中的一员,您自己是否彷徨过?

  张欣:彷徨每个人都有,我也有。我年轻的时候在友谊商店看到别人打开钱包,很厚的一叠钱,我心里就挺酸的,我自己也很努力工作,但是买不起。彷徨都有,不会天生很坚强。我们过去没选择,大家都穿一样,固然是一种痛苦。但是你们现在可以任意选择也是一种痛苦,全都是好的,哪个都不能撒手,什么都要,就变得疲于奔命。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AP016

本文相关推荐

看荐精选

精彩文章

“十三五”去产能战役有望提前收官

新华社北京12月15日电(记者王璐)12月15日《经济参考报》刊发题为《“十三五”去产能战役有望提前...

12月15日 10:11

“雪龙”“雪龙2”齐齐亮相海博会

设于广东馆的可燃冰试采模型吸引观众围观。信息时报记者叶伟报摄信息时报讯(记者黄熙灯)昨日上午,201...

12月15日 08:25

诗人余光中病逝台湾 享年90岁

2011年12月11日,余光中作客华南理工大学,与学生们讲述旅游文学。信息时报记者巢晓摄(资料图片)...

12月15日 08:04

奔驰告亚马逊售假 电商巨头还能免责吗?

梅赛德斯奔驰的母公司戴姆勒发现了能证明亚马逊直接销售山寨商品的有力证据,并已经将其诉至法庭。亚马逊有...

12月15日 09:27

广州城管推出微信“找公厕” 可打分可导航

出门在外,突然内急咋办?打开微信,一键搞掂。昨日,广州市城管委微信公众号广州城管推出找公厕功能,市民...

12月15日 07:38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