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九品芝麻官”师夷长技以制夷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7-05-03 09:44:47| 作者:卜松竹

  明军仿制的佛郎机炮。(资料图)

  明军的“蜈蚣船”即是仿自多桨葡萄牙船。

  汪鋐(资料图)

  王希文《石屏遗集》(资料图)

  巡检是个什么官?在百度百科上的解释是这样的:“…… 明清时,凡镇市、关隘要害处俱设巡检司,巡检为主官正九品,归县令管辖。”一句话,九品芝麻官。

  当年,有一位这样的芝麻官,在中国和西方最初对撞的当口,充当了向西方学习的先锋。他叫何儒,东莞人。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抽分”中无意发现的重要情报

  很难说何儒是个历史名人,因为关于他的历史记载真的不多,我们甚至找不到一张有关他的画像。但历史常是这样不起眼的小人物写就的。

  1520年某一个寻常的工作日,时任东莞县白沙巡检的何儒,因“抽分”,也就是对进口货物抽取实物税,登上了一艘“佛郎机”(即葡萄牙)船。在这艘船上,他无意中遇到了杨三、戴明等几位中国籍的技术人员。他们常居葡国,对造船、铸造枪炮、制造火药等,掌握得都很娴熟。

  何儒把这份情报汇报给了自己的上司,时任广东按察使汪鋐。忙于备战的汪鋐没有来得及充分消化这份重要的情报,他正准备对付进占屯门地区的葡萄牙人。

  屯门,今指香港屯门区。在明代,屯门指的是北起今深圳南山区,南至香港九龙半岛沿海大部分,包括前海湾、后海湾、伶仃洋等,属明代广东东莞县。

  1514年,葡萄牙人侵入了东莞县海面的屯门岛,企图以此作为据点,试探与中国的交易,并伺机侵占当地。他们一边佯装进贡,谋求通商,一边在附近的海面上做着海盗的勾当。在通商请求被拒之后,葡萄牙人就赖在屯门岛不走了,安营扎寨,进行军事准备,且进一步在“屯门澳”及“葵涌澳”(今香港青衣岛、葵涌一带)探查据点,制火器,立石碑,烧杀掠夺。之后,又陆续有葡萄牙人的增援队伍前来进驻。

  1521年3月,汪鋐奉令驱逐进占屯门地区的葡萄牙侵略者。6月,他率当地军民在屯门澳围住了葡萄牙人的据点,展开进攻。但在对方凶猛的火力和先进的战术下,大败。

  失败让汪鋐认识到,虽然明军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但面对巨大的军事技术差异,还是要想新办法。虽败不馁的当地军将、父老纷纷出主意,有人建议用火攻,有人建议“使善泅者凿沉其舟”。那些有价值的建议,汪鋐一一采纳了。同时,他也想起了何儒曾经报给他的那几个人名。

  潜入葡人大本营的策反行动

  何儒被汪鋐叫到了位于南头的海防前线指挥部。他接到了一个秘密行动的指令:以卖米酒为名,接近葡萄牙人船上的杨三等人,尽力把他们争取过来。何儒动身了。

  明人严从简在《殊域周咨录》中如是记载何儒此行:“……潜与杨三等通话,谕令向化,重加赏赉。彼遂乐从,约定其夜何儒密驾小船接引到岸。研审是实(即葡萄牙火器、船只的详细情况),遂令如式制造”。明军的效率很高。仿制的“佛朗机铳”和“蜈蚣船”源源不断地补充进来。是年秋,第二回合海战打响。整顿后的明军带着先进的武器装备,乘坐行动快捷的百浆轻舟(即仿“佛朗机”长技而制造的小“蜈蚣船”),破浪而来。

  按照一些研究者的对战役的整理我们可以得知:当时,葡萄牙人的十多艘“蜈蚣战船”泊于屯门澳,另在岸上设有军事营垒,均居于明军的北面。明军的陆路军自九迳山而下,水路军五十多艘战船则自合连海由南向北包抄。时正值刮南风。“佛朗机”的战船大而难动,运行调动必赖风帆。汪鋐乘他们大意之时,先命仿造的“佛朗机”火炮向他们开火,然后用火舟冲击,火借风势,直扑佛朗机的“蜈蚣战船”。其躲避不及,有数艘已触火舟。汪鋐又派人潜水,把未起火的敌船底部凿漏。敌船队大乱,胡乱还击。汪鋐指挥明军船队,冲入敌阵,杀上敌船。陆战明军也同时向敌发起猛攻。水陆夹攻,敌无路可逃,岸上营垒尽被摧毁,残存的3艘“蜈蚣船”,趁黑夜狼狈逃往满剌加方向。

  屯门海战结束后,1522年9月,葡萄牙首领别都卢率其所部,准备劫掠新会县茜草湾。汪鋐得报,令明军舰队迅速出击,把敌军打得落花流水,俘虏了葡萄牙船只2艘,俘虏葡兵42人,斩杀30余人,缴获数门洋炮,且生擒别都卢。这两次战役大大延缓了西方列强侵占东南沿海地区的步伐。

  屯门和茜草湾海战,使汪鋐深深感受到了先进火器的巨大威力。这位一生纵横官场三十余年,历任十七职,官至太子太保,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明代唯一同掌吏兵二部权利的高官,从此在很大程度上,成了先进火器的信徒。他曾说:“佛郎机凶狠无状,惟恃此铳与此船耳。铳之猛烈,自古兵器未有出其右者,用之御虏守城,最为便利。”他大力推动仿制“佛朗机铳”在边关要地的部署,极大地改变了之后战争的面貌。

  同时,茜草湾之战后,捷报飞奏朝廷,皇帝下旨:洋炮悉数调往京师,着何儒任建康同知,带全部虎门工匠前往南京,仿制新的“佛朗机大炮”,并安装在当年的水师船只上,与倭寇、海盗作战。何儒俨然已经成为了明王朝的火器军械技术总监。

  制造与使用之法未能系统传入

  两次海战之后不久,汪鋐就奉调进京了。这期间,另一位广东的名人,联系上了何儒,他叫王希文。

  王希文是东莞著名的世家圆沙王氏的始祖。他弱冠之年就入儒学为生员。嘉靖七年(1528)乡试第一,次年,联捷成进士。王希文曾以《苏民十二策》上书,反映现实,针砭时弊,并因此闻名天下。至嘉靖十三年(1534),王希文因弹劾贪官,遭人嫉妒,方罢官回乡。归莞之后,他倡导修建了道家山雁塔,并保存大量东莞古迹。

  广东著名文史专家杨宝霖指出,与一般士大夫不同之处,王希文重视科技,尤其是“火器”(军队的枪炮)。何儒在屯门之战中,俘获葡萄牙所用的最先进的武器“佛郎机炮”,王希文及时让何儒将炮四门,并携久住在彼国,备知造船、铸铳及制火药之法的工匠杨三,呈送梧州军门,转进于朝廷。又建议朝廷多为铸造,依“蜈蚣船”式样创造数十艘,使橹用铳,以为御虏守城。杨宝霖认为,“虽然何儒仿制佛郎机较早,但是向朝廷建议仿铸佛郎机,仿造蜈蚣船,王希文是第一人”。

  著名作家吕雷曾言:“在明代,东莞人擅长用炮,并非偶然,这当然与何儒造炮有极大关系。至崇祯年间,明朝最后一支卫国柱石——一代名将袁崇焕,用大炮击伤清太祖努尔哈赤,终令其不治身亡,为明朝立下赫赫战功,也种下了功高震主悲剧性的奇祸苦果。而袁崇焕恰恰就是东莞人。”

  他还说:“中英最早的海战也发生于虎门海面,时间是比鸦片战争还早二百多年的明朝末年,这次战斗以中方胜利告终,当然明朝水师的大炮成了克敌制胜的法宝。可以想象,当时中国和欧洲各国的战力相比,是占上风的。如果不是英国工业革命进展神速,而后的清政府裹足不前,日益衰败,后来的鸦片战争是另外的一种结果。”

  的确,有学者指出,何儒、汪鋐、王希文这些有着深远目光和强烈责任感的人,当年倾心仿造的这批佛“郎机炮”、“火绳枪”和“蜈蚣船”都是明军在战场上缴获的战利品,它们的制造与使用之法并未系统传入,中国依式制作,因不谙其法,效果较差。总的来说,万历以前,明代兵器生产部门还能对西洋火器进行仿制,对传统火器进行创新。但万历以后,却长期徘徊不前,火器品种也没有大的变化。后来虽有荷兰红夷大炮的传入,也未能摆脱同样的宿命。这是时代的局限。但我们也必须看到,无论在怎样的不利条件中,总有一些几乎是籍籍无名的人,在努力做着一些伟大的事业。

  我们应该向何儒这样的人致敬。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3

本文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精彩文章

她们等待日本人的道歉,日本人等待她们自然死亡

有这样一个群体,她们曾经遭遇的不堪,人们永远无法感同身受。她们是“慰安妇”如果不是一部电影,大概人们...

08月15日 17:03

被诬陷猥亵少女的李炳鑫,背上有锅印着:键盘即正义

转发这篇文章,你就是网络暴力的推手和谣言的传播者;不转?那你就是冷血旁观的路人,今天你沉默,明天无人...

08月15日 17:03

手机正悄悄把你的所有喜好广播给社交圈子

社交网络上其实还存在另外一种隐私泄露。它给你带来的虽然不是无止境的电话和短信骚扰,但可能会在你的熟人...

08月15日 17:03

不是马云!一个浙江老板,当了8分钟世界首富

一家名为“海亮教育”的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公司老总冯海良从财富榜第642位火箭一般登上第一的“宝座”,...

08月15日 17:03

“神奇手语猩猩”背后的真相:他的晚年,真有那么凄惨吗?

亚特兰大动物园有一只神奇的红毛猩猩,他叫Chantek。你可能不认识他,但想想《猿族崛起》里的那位会...

08月15日 17:03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