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歌者伊恩 最大客户是中国共产党

摘自: 南方人物周刊| 2013-05-02 08:35:18|

红歌者伊恩 最大客户是中国共产党

  伊恩(图/翁叶俊)

  进入中国红歌会后,伊恩有意识地用红歌系统性地包装自己。比如,去定制红军服,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一个红军战士。“大家会觉得我很愿意主动融入中国文化,他们就会觉得小伙子不错。”

  而这其中的代表,是伊恩的丈母娘。她刚开始不同意女儿余燕伶和伊恩的婚事,“一开始心里很忐忑,通过了解,特别是他唱红歌后,女儿跟着他就让我更加放心。”丈母娘在达人秀的舞台上说。

  伊恩觉得,红歌之所以能在中国出现第三波高潮,是因为有人需要它。“唤起大家的记忆,时刻强化一种感恩的心态。”

  伊恩很清楚,他之所以在红歌会受到欢迎,并不是他唱得多好听。“他们不是过来听我唱歌的,是过来看我唱歌的。”

  伊恩的身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对于中国观众而言,伊恩作为红歌里曾经批判的帝国主义的一分子,站在舞台上,那种讽刺感,在戏剧性之外,更让他们增强了国人身份的一种自豪感。

  在众多粉丝里,经历过“文革”的那一代人占了绝大多数,稍年轻的一代似乎对伊恩没有多大兴趣。“红歌是他们的一种记忆,也是他们那时候的一种生活方式,在老了的时候,需要一种方式去怀念。”

  最终,伊恩获得了中国红歌会的第5名。他很满意这个结果,他知道,“这就是一种政治安排,一场秀。”他认为,一个外国人唱中国红歌得了第一,说出去就会是一个笑话,很多人在情绪上接受不了。但也不会让他名次太靠后,毕竟需要靠他的身份来强调某种意义。

  红歌影响伊恩,他第三次定义了红歌的价值。唱红歌走红后,他很快在中国获得了名誉之外的政治资本。这种政治认可,让他成为了江西及九江的旅游大使,同时也接到了来自全国很多城市的演出邀请。

  最火的时候,伊恩在南昌一个小剧场演出,每场10分钟左右,可以拿到一千多块钱。而此时的伊恩,已志不在唱了。

  “通过唱红歌,得到领导人的认可,跟政府打交道起来就很容易。”伊恩说。

  伊恩不太愿意说明红歌到底给自己带来了多少具体收入。但他承认,红歌让他在英国很体面地举办了一次婚礼,也大大改善了他的生活。英国媒体报道,伊恩在演出中,最高可以拿到5万块钱一场的报酬。他认为这是在胡说,“偶尔有一次拿到了,并不是每一次都拿得到。”

  伊恩的红歌会结束了,但他知道,他不能停止在公众面前的曝光率。在中国达人秀导演组的三次邀请下,伊恩欣然应允。

  在上海的一次表演中,伊恩穿着红军装,扭着秧歌,手拿红色的《毛泽东选集》,唱完了《社会主义好》。事后,伊恩承认,《毛泽东选集》里面夹了很多歌词。

  当时的评委周立波评价伊恩,“真像是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同样是评委的伊能静则问道,“这是一个很好的秀,但算什么达人呢?红歌达人吗?”

  结果是,3个评委当中,伊能静给了伊恩一个NO。但红歌达人从此就成了伊恩的标签。上海某区甚至还想让伊恩做他们的公益广告代言人。“意思是红歌达人教你做什么什么一类的。”

  但电视台播出来的结果跟伊恩在现场录制的结果却不一样。伊恩说,在现场时,3个评委都给了他YES。当时,他打电话去跟中国达人秀的导演组沟通,想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得到的回复是,“这个没关系,是为了让观众对你更加好奇。”

  伊恩也没过于较真,他清楚,这只是一场秀,只要领导看到高兴就好了。但这些却令余燕伶感到不满,她觉得伊恩来到中国后,把他身上所有的规则都改变了。

  通过中国达人秀,伊恩说出了他想“把红歌唱遍全中国的梦想”。伊恩说,就在我采访他的第二天,三亚电视台的记者找到他,希望他出来谈谈中国梦。“不知道唱红歌算不算中国梦?”

  伊恩也说不清楚,这个梦到底是他自己心里想的,还是达人秀导演组给他编的。他惟一清楚的是,为了表演效果,他必须这么说。他还把这个梦带到了现实生活中,面对媒体,他总是不停地重复强调这个梦。

  为了秀的表演,伊恩最终把这个梦变成了一种身份认同。但这个梦,随着重庆红歌的落幕,变得飘渺。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伊恩在此前后两次去重庆演出。

  重庆红歌落幕前,伊恩被重庆一个县城邀请过去唱红歌,受到了当地领导的高规格接待。甚至有公司想跟他签约,在重庆办些小型红歌会。但当重庆红歌落幕后,伊恩再去重庆时,邀请方不允许他唱红歌,而是临时让他唱阿黛尔的歌。可那时的伊恩连阿黛尔是谁都不知道,只好作罢。

  随之而来,是各地取消跟他约好的红歌演出。最明显的一次就是《我要上春晚》节目组。十八大前,《我要上春晚》邀请伊恩参加,伊恩爽快答应。“我知道没什么希望,但还是希望上去宣传一下自己。”

  但最终,伊恩失去了这次机会。“我打电话过去问,给我的回话就是不知道结果是怎么样,就不让我参加了。”

  伊恩不知道红歌还会不会允许唱下去。如果允许的话,他想到西藏、新疆等边区去唱。 “有红歌的任务,准备随时为党唱歌。”他说,“我最大的客户就是中国共产党。”

[ 查看全文 ]

责任编辑:NN030

本文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互动评论加载中…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