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题诗被转发为“外星人神作”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7-05-02 08:01:35|

  《阅微草堂笔记》

  纪晓岚画像(资料图)

  古代科学不发达,人们对世界的认识相对于现代而言,存在更大的局限性,对于一些自然现象,不能科学地解释时,就依托神仙鬼怪,给予迷信的解答,这是历史的局限使然;而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有些人事现象,本来并不神秘费解,却也被人往迷信的方向引导,这种“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做法,不仅闹出笑话,还差点耽误大事。清代才子纪晓岚就遭遇过这么一起。

  在西域古城写诗 数年后成为“仙诗”

  据《阅微草堂笔记》第十六卷记载,纪晓岚当年被贬西北时,曾在那里待过很长一段时间。作为天下有名的才子,来到神奇美丽的西北,当然不免有文章和诗歌加以记载,这些见闻在《阅微草堂笔记》里多有反映,后来也广为流传,而因为公务比较忙,所以诗歌相对比较少,纪晓岚自己统计了一下,大概有一百六十多首,而且这些诗都是在从西北回来的途中写就的,“余从军西域时,草奏草檄,日不暇给,遂不复吟咏。或得一联一句,亦过境辄忘。乌鲁木齐杂诗百六十首,皆归途追忆而成。”

  纪晓岚有一回在西北和一位姓毛的部下聊天,这位毛老先生是位老员工了,在西北很多年,真可谓“将军白发”,不免有很多感慨,于是跟纪大才子吐槽,讲了很多很多,纪晓岚当时正值被贬,心情也很抑郁,同病相怜,于是题诗一首:“雄心老去渐颓唐,醉卧将军古战场;半夜醒来吹铁笛,满天明月满天霜。”风格苍凉雄劲,满是辛酸,读之令人低徊。这位姓毛的部下是个粗人,不解诗,听了也就听了,没有在意,而纪晓岚的另外一位朋友,名叫杨逢元,听了老纪的这首诗,记在心里,某日在一座西北古城的关帝祠里,他将纪晓岚的这首诗题写在墙壁上,也没有署名,相当于转载了纪晓岚的大作,却没有注明作者和来源。

  在古代,对于诗人而言,寺庙和驿站的墙壁,就相当于现在的互联网朋友圈,凡是题诗,都会引人注目,写得好一点,还会广为转发。例如唐朝的白居易和元稹,就是通过驿站墙壁题诗传达感情,相互致意的。

  且说这位杨逢元先生将纪晓岚的即兴之作题写在关帝祠之后,甩手就走了,却不曾想后面的事态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诗写在关帝祠不久,有人经过此处,发现墙壁上的诗,因为他稍通文墨,反复吟咏之后,大为赞赏,再抬头看看神台上关公的威武形象,又看看外面苍茫的西北大漠,这画面给了他过多的灵感,于是脱口而出:“哇,这风格,这品味,凡人哪里写得出来,肯定是神仙题诗。”于是马上转发,当然是口头转发,而且还加上一句:“西北古城,关帝祠中,有神仙题诗,欢迎围观。”如果换在现在,画面可能是这样的:西北古城,惊现外星人题诗,点赞如狂潮。

  于是,纪晓岚的这首即兴之作,在雪山大漠古城流传开来,然后又越过河西走廊,一路转发到北京城,在北京城的诗人朋友圈里,也是传得沸沸扬扬,当然,署名不是纪晓岚,而是“神仙”。

  纪晓岚对此事也有所闻,然而却没有戳穿,估计是不想扫大家的雅兴,让别人保持一份天真的想象,也算是君子成人之美吧。

  后来纪晓岚回到北京,亲朋好友举行欢迎宴会,喝着酒,吃着火锅,朋友圈又向他极力推荐这首诗,而且还热情地问:“老纪,你在西北好几年,应该听说过这首神秘的神仙诗吧,你觉得水平咋样?”纪晓岚实在不忍心看着朋友圈把这条谣言传来传去,于是点破神话,说:“别闹了,什么神仙题诗,是我的原创,杨逢元题壁,素材来自一位姓毛的部下。因为我书法不太好,所以没好意思题在墙壁上,杨先生书法好,但是写诗不擅长,那位部下又不通文墨,我们只是凑合了一下,没想到被你们炒作成神仙诗了。”

  谣言被戳破,朋友圈大失所望,大家都发了沉默或者流汗的表情,“乃爽然若失”。

  此事虽说是谣传,但毕竟无伤大雅,没什么危害,做个笑话讲一讲也就罢了,然而如果在平常业务中,也迷信神鬼,那可就要误大事了,《阅微草堂笔记》里也有这些例子。

  武林高手扮鬼 忽悠判案官员

  这个故事记录在《阅微草堂笔记》第三卷,说的是一个名叫唐执玉的官员,审一杀人案,证据确凿,凶手就要伏法了。然而,某天晚上,唐执玉独自坐在室内,忽然听到哭泣声,一路到了窗户边。这气氛挺诡异的,于是掀起帘子一看,发现“一鬼浴血跪阶下”,唐大人本来就迷信,相信有鬼神,不由得心里发毛,于是借着吆喝壮胆子,厉声问来者是谁。其实,在他的心里,早就真的把对方当成鬼了。

  那个所谓的鬼,在唐执玉面前大声叫屈:杀我的不是大人你现在所判罪的那一个,而是另一个,如果你错判了凶手,那么我“目不瞑也”。唐执玉还在犹豫,对方为了增强故事的可信度,于是来了一个高难度表演,他“嗖”地一声,越过墙壁而去,身手可真够敏捷的。

  这位对鬼神深信不疑的官员居然相信了这样恶劣的表演,第二天就提出重新审理此案,提出凶手另有其人,就是晚上“冤鬼”所说的某某。幸亏他的同事和属下还本着认真负责的精神,和唐大人据理力争,认为此案确实没有疑点了,不容推翻,“问官申辩百端,终以为南山可移,此案不动”。而一位比较细心的下属发现唐大人今天行事风格不对,估计受了什么外界的影响和刺激,于是私下里问,这位唐大人理直气壮地说:我昨晚碰见了那个被杀人的鬼魂,跪在阶下喊冤,那还能有假吗?这位下属一听就笑了,说:大人,你这个依据也实在太不靠谱了,鬼怪的事情,你能信吗?唐执玉听了,犹豫起来。

  这位下属很有专业精神,于是继续问细节:那个所谓的鬼是怎么离开的?唐大人说:越墙而过啊。下属抓住了这个细节,马上揪出漏洞,说:大人啊,传说中的鬼是非物质的东西,他的行动模式应该是快闪,怎么还要翻墙呢?“凡鬼有形而无质,去当奄然而逝,不当翻墙”。这么一提醒,唐大人也明白一下了,于是去勘查现场,发现墙上有泥巴脚印,一路一直到阶梯,这画风简直太没神话色彩了,分明是轻功了得的武林高手被犯人买通来忽悠审判官吏的。真相大白,维持原判,迷信鬼神的唐大人被人当成笑话来讲。

  迷信神仙写诗,虽然好笑,但危害还不大,这位唐大人迷信鬼魂喊冤,差点错判案件,危害可就大了。还有一些人也因为迷信,虽然没有耽误公事,却被玩弄感情,也挺尴尬的。

  骗子谎称狐狸精 骗人骗财

  《阅微草堂笔记》第十三卷记载,清朝乾隆年间有位名士,在广陵纳妾,两人感情挺好的。这位女子“颇娴文墨”,很讨名士的喜欢,正在感情热络的时候,这位女子忽然玩失踪,而且留下一张字条,大意就是说:亲,其实我是一只狐狸,因为和你前世有缘,所以今生能恩爱,可惜缘分已尽,今天就分手了,希望你保重,不要想念我。分别信写得还有点文艺水平,例如“临风回首,百结柔肠”,看得这位名士眼泪涟涟,还把它晒到朋友圈里,“某得书悲感,以示朋旧”,朋友们也很感叹,“咸相慨叹”,纷纷说此君碰到一只多情的狐狸精。看来,当时神鬼狐仙的糊涂粉丝还真不少。

  然而,爱情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才过一个多月,这个凄美的神话故事终于有了结局,这位女子又成了别人的妾,因为和一男子滞留船上被查出是骗子,交付官府处理,还特意通知了这位多情的名士,弄得名士又羞又恨。原来,这位女子经常骗取别人感情和钱财,然后以狐狸精的身份脱身。

  这几个故事说明,人不能迷信,一旦迷信某个方面,就会被骗子抓住弱点,伺机行骗。纪晓岚的事情还算不伤原则,其他两个例子就必须警醒。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4

本文相关推荐

精彩图集

精彩文章

她们等待日本人的道歉,日本人等待她们自然死亡

有这样一个群体,她们曾经遭遇的不堪,人们永远无法感同身受。她们是“慰安妇”如果不是一部电影,大概人们...

08月15日 17:03

被诬陷猥亵少女的李炳鑫,背上有锅印着:键盘即正义

转发这篇文章,你就是网络暴力的推手和谣言的传播者;不转?那你就是冷血旁观的路人,今天你沉默,明天无人...

08月15日 17:03

手机正悄悄把你的所有喜好广播给社交圈子

社交网络上其实还存在另外一种隐私泄露。它给你带来的虽然不是无止境的电话和短信骚扰,但可能会在你的熟人...

08月15日 17:03

不是马云!一个浙江老板,当了8分钟世界首富

一家名为“海亮教育”的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公司老总冯海良从财富榜第642位火箭一般登上第一的“宝座”,...

08月15日 17:03

“神奇手语猩猩”背后的真相:他的晚年,真有那么凄惨吗?

亚特兰大动物园有一只神奇的红毛猩猩,他叫Chantek。你可能不认识他,但想想《猿族崛起》里的那位会...

08月15日 17:03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