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窥探中国内地的最早窗口——广州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8-01-01 08:43:30|

西方人窥探中国内地的最早窗口

里斯本海事博物馆里的船模。

西方人窥探中国内地的最早窗口

里斯本海事博物馆里的航海仪器。

西方人窥探中国内地的最早窗口

  航海仪器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明末清初广东著名学者、诗人屈大均曾赋诗:“洋舶通时多富室,岭门开后少坚城。”他看到的是西人经海路东来后,中国在诞生了一批因经商致富的富裕阶层、家族的同时,也带来了国防方面的隐患。正如我们从历史教科书中得知的那样,历史上的东西方贸易,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也伴随着许多斗争和对抗,很多时候还非常激烈。

  广州作为中外贸易和交流的前沿,对于这方面的感受自然格外深刻。16世纪中叶出现的“广州交易会”,是中国与西方接触的一条重要途径,也是西方,尤其是葡萄牙等国人深入中国内陆观察的最早窗口。它的意义,或许并不仅在于达成了怎样的交易,而在于让人们认识到,积极主动地了解外部世界的重要性。实际上,借助广州等一些沿海城市的率先接触,国人从西方人那里学到了相当多的近代科学技术知识,也带来了一些观念、思想的变化。这对于后来的中外交往有很重要的借鉴价值。

  今天的一德路 460年前是“广交会”址

  明代广州的海外贸易极其兴盛,是全国海外贸易第一大港。在明初朝贡贸易体制下,一大批南海国家由此入贡,对外贸易呈现繁荣景象。嘉靖初年,广东官府一度将各国船只尽行阻绝。1529年(嘉靖八年) ,广东巡抚都御史林富奏准恢复了广东的贡舶贸易,但葡萄牙人却是一个例外。

  葡萄牙人和明王朝的宿怨,源自葡人对东南亚海域大规模的侵略和殖民,以及对中国沿海持续的袭扰,而直接的诱因,则是1521年的屯门海战。当年春秋两季,广东军民在时任广东按察使汪鋐的率领下,加上情报人员何儒等提供的珍贵情报,依靠大量“佛朗机铳”及“蜈蚣船”等仿制葡人军械的装备,群策群力,先败后胜,经两回合战役,逐走了试图窃据屯门的葡萄牙人。屯门海战结束后,1522年9月,葡萄牙首领别都卢率其所部,准备劫掠新会县茜草湾。汪鋐得报,令明军舰队迅速出击,把敌军打得落花流水,俘虏了葡萄牙船只2艘,俘虏葡兵42人,斩杀30余人,缴获数门洋炮,且生擒别都卢。这两次战役大大延缓了西方列强侵占东南沿海地区的步伐。

  据学者们的研究,中葡屯门之战爆发后,明政府采取了十分坚决地断绝中葡通商贸易的政策,不允许葡萄牙人进入广东,且一直持续到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期间虽然有不少葡萄牙商人在广东海上活动,在上川、浪白等地与华人展开贸易,甚至有不少广州商人携带货物到上川、浪白等地与葡商贸易,但葡商进入广东则始终是明朝政府予以严禁的。著名的来华葡人沙勿略,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无法找到肯担任他向导进入广州的中国人,不得不滞留于上川岛,最终病逝且埋葬于此。

  1554 年,广东海道副使汪柏与葡萄牙旅日贸易船队司令苏萨达成口头协议,允许葡萄牙人按暹罗的同等待遇在广东进行贸易。于是,在华商务出现了和局,生意得以往来,许多葡萄牙人前往广州及其他地方行商。大约在1554年或1555年,允许葡萄牙人参加的“广州交易会”形成,地址在卖麻街一带。卖麻街在今一德路北侧,海珠南路以东,建于南宋末期,形成街巷前,是江岸地,相传为织网和麻皮的集市,因而得名。葡萄牙人在这里做生意时,也常同日本商人一同参与。

  中国卖丝绸 葡人花白银

  1559年,由于广东沿海海寇作乱,明政府又规定“番商及夷人毋得进广州城”,陆上交易被禁止,惟容海市。

  “广州交易会”什么时间重新开始,现在尚未找到准确的记载。1563年,为了改善葡中关系,葡印总督派出以富商吉尔·德·戈依斯为首的使节团前往广州谈判,希望通过谈判能获准葡商进入广州贸易。这次谈判并未达成目标。澳门的商人们也有意阻挠吉尔·德·戈依斯前往广州,因为担心他会垄断未来的对华贸易。第二年,“柘林水师兵变”爆发,葡萄牙人组织了一支武装帮助明朝平定叛乱,但这一带有示好意味的举动仍然没能敲开广州城的大门。明政府仅同意一个宗教代表团访问广州,加之其他一些问题的交际失败,明政府再次申令:“夷人只于澳上交盘,不许引类径至省内。”也就是说还是只能在海上交易。

  葡萄牙人再次出现在“广州交易会”上,大约是在1571或1572年。葡人罗明坚1580年的信称: 广东官吏准许住在澳门的全体居民皆可去广州经商,不必要求特别许可。也是从这个时候起,本来一年一次的“广州交易会”,改成了一年两次。《利玛窦中国札记》记述说,葡萄牙商人已经习惯了一年举行两次集市,一次是在1月,展销从印度来的船只所携带的货物,另一次是在六月末,销售从日本运来的商品。这种交易模式是根据季风设计的。每个葡人每次晚间必须待在他们的船上,白天允许他们在城内的街道上进行贸易。一个交易季时间一般为两个月。

  从资料上看,当时的“广州交易会”货品还是很丰富的。中国输出的最大宗货品是丝绸,丝绸以价格论,从高到低分为三类,高低价差可超过一倍之多。此外还有其他的丝绸品种:生丝、单股丝、多股丝。而葡萄牙商人携带商品进广州者,最重要的就是白银。此外还有欧洲出产的葡萄酒、橄榄油、天鹅绒、红呢、镜子、象牙、水晶及玻璃饰物、香料等,当中以自鸣钟之类的“奇货”最受青睐。

  1591年10月,戏剧大家汤显祖来到广州,震惊于广州的外贸繁华,写下“临江喧万井,立地涌千艘。气脉雄如此,由来是广州”的诗句。由于错过了当年的“秋交会”,他还特地前往澳门满足好奇心。

  1640年明代 “广交会”方告终止

  学者们近年发现了一些可能是由参加广州交易会的葡萄牙商人所写的文献资料,如《中国诸岛简讯》。当中保存了从澳门到广州的水道纪程,即从澳门到东莞,再到顺德,再到广州。

  到天启(1605~1627)以后,由于澳门葡人不断加紧澳门城垣及炮台的建设,至1626年全部防御体系建成。中国地方官一直怀疑澳门葡人修建城墙和炮台是准备在中国扩张领土,故对葡人经常性且规模越来越大地进入广州市场参加贸易之事日益担心,开始采取一些阻挠和反对的措施。到天启末年,葡萄牙商人“逐渐退出”广州的市集,委托中国代理商,也即“闽揽”等到广州贸易。但这些代理商的作为相当强横粗暴,常夹杂劫掠等不法行为,逃漏税也是常事。广州交易会的正常市场秩序逐渐被破坏。于是,明朝政府不得不在1631年向葡萄牙关闭广州港口。

  但葡萄牙人仍然到广东交易。他们的海船往来于澳门与番禺、南海、东莞、新会等地之间。1634年胡平运奏疏称:“(葡人)所到之处, 硝黄、铁刀、子女、玉帛违禁之物,公然搬载,沿海乡村被其掠夺杀掠者,莫敢谁何?”后在广州官员的建议下,明中央政府于1640年正式宣布对澳门葡人关闭广州市场。

  有学者指出,就明代中后期的中外文化交往来看,澳门是桥头堡,广州是深入内地的第一站。西方人借广州举行“交易会”之机,透过广州这个窗口,对中国社会进行了方方面面的观察。他们以书信或著作的形式,把有关中国的资讯源源不断地发往欧洲。他们对中国的研究和对中文典籍的翻译,构成了早期西方汉学的重要内容。在“交易会”期间,他们频频接触中国官员和其他人士,并用中文撰写西学著作,开始了西方文化在内地的最早传播。

  (据《明中后期广州交易会始末考》《明代中后期“广州交易会”与中西文化交流》等)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NE065

本文相关推荐

看荐精选

精彩文章

北京持续强降雨:5399人被安全转移 9处道路塌方正在抢修

新华社北京7月17日电(记者关桂峰)北京降雨持续。记者从北京市防汛办获悉,截至17日18时,北京市共...

07月17日 23:02

“八八战略”15年 引领浙江新发展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浙江在全面深化改革和对外开放中一直走在前列,经济转型升级也步入了快车道,城乡...

07月17日 21:03

昨天三场外事会见,习近平传递出哪些重要信息?

△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1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了三次会见。三...

07月17日 17:57

高温下空调维修进入高峰期

在实际体验中,上门维修人员诊断出的结果往往大相径庭:有5家平台的维修工谎称机器缺制冷剂、需要添加制冷...

07月17日 07:12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