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脉相承却风格各异绘出岭南当代人物画高度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8-03-04 06:53:54| 作者:江粤军

杨之光 《矿山新兵》

林墉 《苏家芳》

  黄一瀚 《卡通少年》

  近期,“卡通一代”及“后岭南”画派创始人、广州美术学院教授黄一瀚携作品《中国新人类卡通一代——流行家族》,登上了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大屏幕(见左图)。连续一周、每天二十余次高频率曝光,备受世界瞩目。

  以此为契机来梳理岭南当代人物画的创作高度,从黄一瀚往前溯源,则不能不提到林墉先生、杨之光先生。他们无疑是岭南当代人物画的三面旗帜,构成了中国当代人物画发展的一条重要线索,而且恰好有着名正言顺的师承关系——黄一瀚自本科到研究生阶段,一直是杨之光的得意门生;林墉早年就读广州美院也曾直接受教于杨之光,是黄一瀚的嫡系大师兄。因此,记者与黄一瀚深入探讨了他们三人所体现的岭南当代人物画独特面貌,以及彼此之间的同中之异,以期对弘扬岭南当代人物画的精神品格、为后学者提供借鉴路径起到一定作用。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

  共同点:唯美倾向有别北派人物画

  广州日报:从师承上讲,林墉先生和您皆出自杨之光先生之门。在您看来,三个人在人物画的风格上有着怎样区别于北方人物画家的突出共性?

  黄一瀚:从新中国成立到上世纪60年代末,杨之光老师的作品和石鲁、黄胄、王子武等北派人物画大家,在风格上还是比较接近的——都画一种故事性较强的作品,譬如像《王同志来了》《火车开到我的家》《一辈子第一回》等。从技法上看,因为他们都脱胎于中央美院,受蒋兆和、徐悲鸿先生影响,强调素描造型、明暗对比。所以,看他们那时候的作品,我往往会产生错觉都是杨老师画的。像石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画的自画像,对应杨老师的作品《飞行员》,在笔墨语言上是很接近的。但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他俩进入了创作的成熟期,很明显就分道扬镳了,各自创立了自己的画风。石鲁的创作日趋走向文人画,墨色浓淡没那么明显,但每一笔好像都在咆哮,斩钉截铁,特别有力;杨老师则越发强调笔墨的浓淡,画面显得柔和、唯美。

  可以说,我和杨之光老师、林墉老师的共同特点都是唯美化倾向,画面显示出岭南特有的水墨淋漓感觉。杨老师后期选择了女性舞蹈题材,林老师更是将唯美的舞蹈人物推向了极致,在全国独树一帜。我后来画美少女美少男,在全国新水墨画家中也是非常少见的。评论家杨小彦曾说过在全国当代水墨出名的画家中,我是一个另类,当新水墨画家们都在“审丑”时,只有我在画俊男美女。从师承到题材风格,我和杨之光老师、林墉老师,的确是形成了自己的一脉。杨老师也以林墉为最骄傲的学生,他去看画展,有时会这样评价“这个人画得不错,但还是超不过林墉”;假如他说“这个人跟林墉一样能画”,那就是极高的赞扬了。可见,林墉在杨老师那里是一把衡量的标杆。无论是杨老师还是林老师,绝对是广东乃至全国当代人物画中的大师级艺术家,都值得为他们建立美术馆来陈列作品,这是广东在建设文化大省所急需的硬件,众望所归。

  广州日报:您认为产生这种唯美倾向的主要原因在哪?跟岭南独特的风土人情、人文景观是否有关?

  黄一瀚:岭南这块土地,的确会孕育出注重美的艺术。最初我很崇尚石鲁的浑厚、大气,也想着反叛,“85新潮”以后,我一度努力要向北方的霸悍风格学习,但后来不知不觉间还是走向了“帅哥美女”。我们看石鲁的作品集,会发现他来广州后画下的《家家都在花丛中》,感觉也是挺岭南、挺唯美的,所以,这片水土对艺术家的风格取向影响挺大,可谓一方水土养一方画家。同时,浓郁的商业文化氛围也起到推动作用。商业潮流中,大家都喜欢看俊男靓女,这是毋庸讳言的。

  个性化:去素描化VS铁钩描VS电脑风

  广州日报:那杨之光老师、林墉老师和您的作品,又各自美出了什么样的个性?

  黄一瀚:杨老师在人物美感表达中,倾向于客观化、个性化展现,深刻挖掘了性格唯美,人物形象美得更接近生活、更柔和;林老师笔下的奇丽女子,则美得夸张一些、突出一些;而我笔下的美少女美少男,比林老师的又更显奇特,走向了卡通化,呈现出当下年轻人的审美倾向。今天的男孩女孩们都喜欢cosplay,他们认定那就是美,这无疑拓展了美的内涵。

  广州日报:就艺术语言来说,杨老师、林老师和您又有哪些差别?

  黄一瀚:杨老师是他同时代人中解决去素描化最好的国画人物画家,特别是他后期的作品,笔笔有墨,笔笔见浓淡,把明暗、结构都化用在笔墨中,哪怕是勾线也分浓淡,产生一种强烈的笔韵之美,画面水墨淋漓,刚柔相济,很润泽。艺术是讲究单纯的,因此,每一笔都见浓淡其实非常难,如果处理不好就很容易让人感觉到俗。去素描化更是当代人物画面临的一个大挑战。像蒋兆和、徐悲鸿等老先生,他们都取得了极高成就,但他们的作品无疑借用了很多西洋画法——骨架搭起来以后要擦出素描效果,而后用色彩晕染出结构。譬如《流民图》,从素描造型来看无可挑剔,但从国画角度看,并没有很好地发挥宣纸的性能,还是在画法国式素描。宣纸是为淡墨而生的,因为浓墨上去跟黑颜料上在油画布上没什么两样,但淡墨一上宣纸,五光十色的变化就出来了。而杨之光老师后期的作品,特别是到了《矿山新兵》这里,已经完全去掉素描成分了。这张作品如果是前辈的大画家们来画,脸部可能要擦很多墨,再上颜色。但杨老师并不擦墨,直接旁边留白光,用朱磦画出脸颊的质感来,很好地去素描化。有人是这样说的:“感觉一根针扎下去,那女兵脸上能喷出水来。” 这件作品简直太完美了,是杨之光画法的代表,放在中国绘画史上,我觉得是完全可以跟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八大山人的作品相提并论。

  而林墉老师最厉害的就是他的铁钩描了,像钢丝一样,很细、很尖锐又特别有力量。在中国当代画家中,笔下线条能达到他这种高度的非常少。并且,林老师在用色上跟杨之光老师走向相反,却又各趋极致——杨老师最后是去掉了色彩,大量用墨,至多就是用朱磦染;而林老师自始至终坚持将油画式的质感揉进中国画中,作品色彩浓重,冷暖感觉强烈。

  我的画则是将大泼墨、商业广告、电脑爬虫三要素结合在一起。我牢牢记住杨老师说过的话:人物画最后的突破就是要吸收花鸟画的经验,去掉线,大泼墨。这也是他最终还没完成的,我努力在他的高度上继续前进,彻底采用大泼墨,也尽量不用色彩。但人物的脸部借用商业广告的特殊手法,用藤黄色渲染,让作品看起来更有现代感,也跟杨老师、林老师拉开了更大距离。同时,我尝试将电脑爬虫的肌理感觉引入到作品中,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新计划:

  大画大眼表现“未来人”

  广州日报:您跟杨之光老师、林墉老师交往有几十年了,在他俩身上,您主要学到了什么?

  黄一瀚:杨之光教过我本科,也是我研究生三年的导师。我既向他学习,同时很多方面又反叛了他,但他都以巨大的胸怀来包纳我。我做“卡通一代”、提倡“后岭南”、搞“都市水墨”,都得到他极大的鼓励。他真是一个胸襟开阔的老师。在他仙逝前,他甚至当着很多师兄弟的面给我敬了一杯茶,说:“你成功了。”我要走的时候,他又叮嘱我:“你还要努力啊。”

  林墉老师在上世纪70年代就很出名了,他是中国这个新时代最具笔墨才情的大画家。我当年做研究生毕业创作,每次见到他,他都问我:画面上有没有进行一些创新啊?譬如粘贴一些稻草,撒一点沙子之类的。在那个时候,他们在国画创作中就已经有很多大胆尝试了。这对我影响也很大。

  广州日报:的确,您一直都在探索创新,最近有没有新的创作计划?

  黄一瀚:近两年,我画了一批新作品——在熟宣上画撞水撞粉——就是用金色、银色和墨三种颜色来画,把卡通人物和历史结合,譬如将变形金刚与武则天墓放在一起等。2016年,这一系列作品在武汉展出,反响不错。我会继续将其作为我另一个画种来推进,力求工笔和写意并行,但主题都不会离开具有时代特色的卡通。在泼墨上我也要继续进行笔墨转换,让观众更加强烈地看到电脑时代的印记。中国画的笔墨创新很难,在这难的基础上,我又揉进了电脑科技,一笔一笔将这种科技感觉画出来,我认为这才是新的尝试。我也在画一些名人肖像,像周璇、赫金等,但其上都会加一个卡通形象,也是想让大家更直观地感受到黄一瀚的艺术符号。

  当然,最宏大的计划是我准备画20张大画,每张尺寸为10米×5米,我想在画幅的巨大、笔墨的精到和风格的当代性上继续做文章。因为今天的艺术越发强调视觉冲击,尺寸上首先就提出了更高要求。这批作品,大泼墨会更淋漓尽致,同时又要刻画得更细致,题材更新,颠覆性更大。我会将美少女美少男题材进行到底,但要美得更天马行空,更加狂异,往“未来人”的方向发展。作品草图已经出来了,人物形象借鉴好莱坞最近在预告的新片《铳梦》——将真人的眼睛进行后期放大,产生一种卡通化的奇异美感。这个时代,人脑电脑结合、人和机器人连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已经指日可待了。我也要争取创作出这个时代的艺术肖像,向杨之光、林墉两位大师的作品致敬。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NA067

本文相关推荐

看荐精选

精彩文章

内蒙古手工月饼兴起一股健康新风

新华社呼和浩特9月22日电(于嘉吴宇晨)65岁的常三文是内蒙古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隆盛庄月饼...

09月22日 09:17

广州共享单车将控制总量动态调节

据悉,广州中心城区适宜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总量规模约40万~50万辆,全市的适宜规模为60万~80万辆...

09月21日 09:19

惊险 男婴2楼坠落感动 警民拉垫接住

广州日报东莞讯(全媒体记者王其琪、钟宏连通讯员管萱萱摄影报道)10个月大的宝宝乱爬窗,不慎挂到了二楼...

09月21日 09:16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解禁

↑资料图片:2月11日,媒体采访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主席克雷格·里迪爵士。新华社记者毕晓洋摄...

09月21日 09:27

调研:家长老师爱网课 娃却说一般般

你喜欢网课还是传统课程来自北京、西安、重庆、广州、成都、佛山等10个城市的82名儿童调研员完成的《2...

09月21日 08:30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