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近代民族工业企业在广州?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8-05-15 07:56:41| 作者:陈昕宇

  豆栏街现状。

  在南海丹灶的陈澹浦祠堂。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昕宇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昕宇、王浩宇

  中国第一家近代民族资本工业企业是哪一家?按照目前使用的中学历史教科书,答案是:上海发昌机器厂。然而,《南海市志(1979~2002)》副主编、广东省情专家库专家张莹经过研究考证,在发表的《中国第一家近代民族资本工业再考证》中提出,南海区丹灶镇人陈澹浦在广州创办的“陈联泰机器厂”早于上海发昌机器厂近30年时间创办,并更早使用工业现代化标志“车床”进行生产,应是中国第一家近代民族资本工业企业。对此说法,多名历史学研究学者认为,要证明是首家还有待更进一步的史料考证。

  观点:

  陈联泰比发昌创办时间早29年

  中国第一家近代民族工业企业及其创办人究竟是谁?一直以来并存两种说法:一说是广东南海继昌隆机器缫丝厂及其创办人陈启沅;另一说是上海发昌机器厂及其创办人方举赞。不过,广东省情专家库专家张莹最近提出了新的观点:“继昌隆机器缫丝厂和发昌机器厂是我国最早一批出现的近代民族资本工业企业,但是不是第一家还需商酌。”

  张莹告诉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由于工作的关系,自2011年以来,她从南海地方史志的角度关注、研究近代早期民族工业的发展,发现有一家被学界忽视的近代民族工业企业,创办时间早于继昌隆和发昌,发展规模也更大,这就是广州(南海)陈联泰机器厂,创办人是今广东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良登村的陈澹浦。

  张莹称,近代机器缫丝业比船舶机器修造业出现的时间晚二十多年,因此,我国第一家近代民族工业企业应该是在船舶修造业中产生。其中最具考究价值的企业就是广州(南海)的陈联泰机器厂和上海的发昌机器厂。继昌隆创建于19世纪70年代,创办的时间比陈联泰和发昌都晚。

  那么,陈联泰和发昌到底谁的创办时间更早?

  根据目前可以考证的史料显示,上海发昌机器厂由广东中山人方举赞于1866年创办,创办时名为发昌号铁铺,专为外商船厂“老船坞”锻制修配轮船零件。1869年,方举赞购置两台车床,业务发展后增加蒸汽动力设备,发昌号铁铺改为“发昌号铜铁机器车房”。

  “学界对陈联泰的研究很少,陈联泰在史料中很难找到。”张莹称,目前使用的历史教科书中就完全没有关于陈联泰的记载。但根据张莹的多方考证,陈联泰机器厂由广东佛山南海丹灶人陈澹浦于1837年在广州创办,创办时名为陈联泰号五金铺。

  陈联泰机器厂创始人陈澹浦,1801年出生于广东省南海县江浦司(今西樵镇)鼎安都伏隆堡良登村(今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良登村),陈氏世居于此。1830年以后,良登村因自然灾害连年失收。陈澹浦被迫外出谋生,先是到西樵官山开小五金店,后到广州闯荡。1837年,在亲友的资助下,澹浦在广州十三行新豆栏街开办陈联泰号五金铺。

  “初时是一间家庭手工作坊,以制造缝衣针及修理各种五金器械为业,由于工艺好,经营老实,业务逐渐兴盛起来,自己还仿制了木制的脚踏车床。”张莹称,其时,外国船只往来香港广州间日渐频繁,每当轮机发生故障时都需要就地修理,开始是利用陈联泰工场和工人,由轮机的司机来指导工作,陈澹浦从中学会了轮机修理和安装技术,业务增进,招收工人和学徒,改进生产技术。

  张莹收集到的多份材料说明,陈联泰早在十九世纪四五十年代就仿制了脚踏车床,使船舶机器修理技术取得突破,从小作坊发展为技术先进的半机械化机器修理厂,这在当时已是广州首屈一指的近代民族工业企业。

  求证一

  陈联泰是厂还是铺?

  张莹表示,对陈联泰号的历史地位认定,非常关键的一点是改名前的它究竟是一间小店铺还是一家使用近代工业技术的企业?陈联泰号在改名为陈联泰机器厂之前的43年里的生产是什么状况?

  陈联泰号仅仅是一间不上规模、技术水平低下的作坊吗?非也。张莹表示,根据自己收集到的材料,1873年,陈联泰号工场为陈启沅创办的继昌隆机器缫丝厂制造了中国第一台机器缫丝机;1876年,制造广东第一艘蒸汽机小火轮;还曾仿制成功七响连环快枪……能够制造这些高精机器,可见“陈联泰号”的设备、技术和生产水平在当时是十分先进的。

  “近代中国,是民族资本近代工业萌发、摸索和艰难发展的时期,早期创办的企业以铺号命名的比较常见,企业发展壮大之后没有改名称的情况是客观存在的。”张莹表示,陈联泰、发昌、潘顺记等近代企业,即使发展到规模已经比较大、技术处于领先的地位,企业仍称号、坊等今天看起来不上规模档次的名称亦十分普遍。

  “陈联泰”将“号”改为“厂”的时间比较晚。张莹考证,其在光绪年间才将名号改为“厂”,却不能以此忽视它之前数十年领先广州民族工业的史实。

  “只要撇开‘号’与‘厂’名号观念上的障碍,陈联泰机器厂无疑是中国最早出现的近代民族资本工业企业,是中国近代民族资本工业的起点,而我国第一个近代民族工业企业家当是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良登村的陈澹浦。”张莹说。

  求证二

  谁最先拥有“工作母机”?

  “企业名称并不能作为衡量民族工业近代化的主要标尺。”张莹提出一个更具“实锤”的认定条件,“从我国近代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背景和民族资本工业发展的状况来说,学界通常将企业有否使用车床作为衡量我国民族工业近代化的标尺。”张莹表示,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徐新吾,在论证上海发昌机器厂为我国民族资本近代工业的论文中,采用的就是这一标尺。

  车床是制造及修理一切机器的机器,亦称“工作母机”,是西方工业近代化的重要标志,鸦片战争后由西方率先传入广州的近代工业机器。车床的使用突破了传统手工业技术的局限性,使工业发展出现质的跨越。张莹称,1840年鸦片战争后,为了满足外国商船修理的需要,陈联泰在十九世纪四五十年代仿制西方现代车床制造出中国第一台木制足踏车床,比上海发昌1869年购置车床、1877年自制木制脚踏车床早十几二十年。

  “正因为陈联泰自制并使用了车床,生产力及船舶修理技术水平大幅提高而被外国船商所青睐,业务激增,经营兴盛,大量在良登村等各地招收工人和学徒,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张莹说,依据这一点可以看出,清代广州(南海县)陈联泰机器厂创办的时间比发昌机器厂早29年,步入近代化的时间比发昌早至少十年以上,无疑是中国最早出现的近代民族工业企业。

  走访:

  当年工厂已经变迁为批发市场

  张莹,早在2002年开始就从事南海地方志的修编工作。2004年,在关注南海工业发展史的时候,机缘巧合下,她知道了制造出中国第一台机器缫丝机的陈联泰机器厂,原来创始人是南海丹灶人。

  “当时史料记载很混乱,有误将陈澹浦、陈桃川的家乡写成顺德、广州的情况,使其籍贯长期混乱不清。”张莹对陈澹浦产生了兴趣,之后在地方志编修的过程中,她到村里采访、收集材料。随着材料的增加,她发现陈联泰号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情况,甚至可能是中国第一家近代民族资本工业企业。

  2011年,在西樵举行的一次学术研讨会上,张莹向来自全国的学者提出了这一观点,引发了与会者的思考。在张莹的建议下,更多关于陈联泰号的史料内容,包括“第一家”的提法,在南海博物馆里陈列展出。

  张莹的《中国第一家近代民族资本工业再考证》一文,在2017年第五期《广东史志》上发表。随后在中山大学岭南文化研究院去年11月举办的“岭南文化学术年会”上,这一考证也引起了与会学者们的更多关注。

  张莹研究称,陈澹浦在广州十三行新豆栏街开办陈联泰号五金铺。记者近日也对这一地址进行了回访,但鲜觅得当年踪迹。上百年的变迁后,豆栏街现在街道两边的商铺已经是服装批发市场。附近的街坊和老人,都对陈联泰号五金铺鲜有听闻。因此当年具体的旧址已经难以考证。

  不过目前在南海丹灶良登村,依然有陈澹浦后人和陈家祠堂。陈家后人对当年的那段历史依然如数家珍。

  学界:

  “首家”提法能自圆其说 证据需进一步收集

  对于“陈联泰机器厂”是中国第一家近代民族资本工业企业的说法,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山大学中国文化研究院执行院长黄国信表示,要证明这一点还需要更加充分的论据。“上海的发昌机器厂之所以被写进历史教科书,成为第一家,是因为有当时的史实材料可以考证的。”黄国信告诉记者,当时发昌机器厂开办时,曾在报纸上登广告,因此后人在研究这段历史时,找到了可靠的记载材料。

  “相对而言,目前提出陈联泰机器厂是第一家的观点,引用的多是陈澹浦后人的回忆,在具体的日期上说服力就欠缺一些,要推翻现在的认定,还有待进一步的佐证。”黄国信称。

  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山大学岭南文化研究院执行院长温春来也认为,目前张莹引用的材料尚未达到历史学研究的规律要求。“不能光凭后人口述回忆,就认定陈联泰早于发昌。”温春来举例,后人之所以确证商朝的存在,是因为找到了甲骨文的记载,而更早的夏朝至今存疑,就是因为未能找到实证的材料。

  “比如说陈启沅当年被认为是第一家,是因为我们现在翻阅当时的历史材料,都能找到陈启沅在清代时候关于工厂投入、女工上下班管理的细节详细记载,甚至史料上还有陈启沅自己画的机器图纸,按照这种图纸甚至可以还原出他当年制造的机器,这种就是实证材料。”温春来说。

  收集研究广州近代民族工业多年的华南理工大学副教授彭长歆却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彭长歆研究过光绪年间陈联泰厂房,他认为,张莹提出的“首家”观点能够自圆其说,只是目前还有待收集到第一手史料去进一步证明。“包括当年陈联泰号工场为陈启沅创办的继昌隆机器缫丝厂制造了中国第一台机器缫丝机,这一点陈启沅自己也是承认的。”彭长歆说,在继昌隆机器缫丝厂前制造出现代的机器,包括当年很多的关联证据的提出,是可以提出不同的观点,供各方去争鸣讨论。

  呼吁:

  征集更多关于陈联泰史实证据

  “目前这一发现能否真正改写历史,更关键的地方在于我们能否提供更多的实证材料。”张莹也坦承,目前史学界在历史事实的认定上,更多遵循当时报纸、当事人日志等实证的材料,这些证据更加权威可信。但因为历史久远,这类材料稀缺,她的考证中,更多的是引用省志、地方志的记载,以及陈澹浦第四代孙陈滚滚的叙述文章《陈联泰与均和安机器厂的概况》。

  “陈滚滚的两位叔叔,也就是当时陈联泰号的参与创办人,他们对当时的回忆应该是可靠的。”张莹希望,能够有更多人关注到她的考证发现,提供更多的当时相关史实材料、资料。“比如当时祖辈在广州曾在陈联泰工作过的,如果家里还有留存相关材料,可以联系我。”张莹说。

  “一件事物的论证,除了当时的文字记述这样一锤定音的史料外,其他多个角度的分析都得出同一个结论的话,也是有极高论证价值的。”张莹补充说,洋务运动是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而广州近代民族工业在十九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陈联泰的发展与此吻合。“如果近代民族工业起源于广州,那么第一家就不是发昌。”

  延伸:

  创造了诸多“第一”的陈联泰

  据介绍,除了中国第一家近代民族资本工业企业外。以陈澹浦为首的丹灶良登村陈氏族人,在中国近代工业史上创造了诸多“第一”,为近代民族工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制造了中国第一台脚踏车床,中国第一台机器缫丝机,中国第一台煤油机,中国第一台柴油机及内燃机客运船;广东第一把后膛七响连环快枪、第一艘内河蒸汽机轮船“江波号”、第一艘平底浅水轮船等。

  陈联泰机器厂制造的9艘“江”字号轮船,因改进技术,快捷省煤,比诸洋来的一般轮船还胜一筹,打破了外国轮船垄断珠江航运业的局面。这9艘船是广东民办船舶企业最早建造成功的蒸汽小轮,是广东造船史上光辉的一页。其中的“江苏号”被粤海关收购,用作巡航缉私,“江利号”“江永号”两轮被官府征用,改装成兵轮,改名“善丰”“善富”。光绪到民国,陈澹浦之子陈桃川在自己创办的均和安机器厂办技工学校,培养了3000多名机器制造技术人才,成为我国第一个厂办技校的民族企业家,业内尊称“机器老人”。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NN090

看荐精选

精彩文章

中国经典文学人物“阿Q”诞生地修缮开放

10月17日在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揭幕的“新文化运动中的鲁迅与李大钊”铜像。当日,八道湾鲁迅纪念馆落成...

10月18日 22:05

广州有33位老人选择以房养老

广州公证处是全国综合性公证养老示范单位之一。□专题撰文信息时报记者黄艳通讯员林春媚余文善何思明专题摄...

10月18日 17:26

9月全国收获了超九成的“好天儿”

新华社北京10月18日电(记者高敬)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18日通报,今年9月,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

10月18日 16:40

《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11月2日上映

昨日,奇幻冒险电影《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正式宣布将于11月2日在内地公映,这是继《美女与野兽》之后,...

10月18日 09:16

无人值守税务大厅 刷脸可自助办税

16日上午,全国首家政务税务融合自助办税大厅亮相于番禺区政务服务中心万博分中心,省内首家无人值守办税...

10月18日 09:09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