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导盲犬基地 迎来首批“毕业生”

来源:羊城晚报| 2017-10-30 14:43:36| 作者:李妹妍 占佳鸣

  基地负责人与义工在基地

  戴上面具训练,是为了让它们能在各种环境下正常工作

  训练中的导盲犬每天都要上街进行训练

  文/羊城晚报记者 李妹妍 实习生 占佳鸣 图/羊城晚报记者 邓勃

  上下台阶,有停下提示;路面障碍,顺利绕过;红绿灯路口,安全通过;休息找空位,合格……长达两个小时的考试结束后,明子华扯下眼罩,俯下身摸了摸身侧仍保持工作状态的导盲犬夸奖道:“多拉,你真棒!”

  10月24日,导盲犬多拉顺利通过第五轮考试,如果下一轮考核中仍表现合格,它将正式“持证上岗”,成为第一条在广州训练合格的导盲犬。

  “现在它们只能称为预备犬,经过六轮46项正式考核后,才能成为导盲犬。”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副主任谭彦洲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经过两年多的训练,基地的首条导盲犬拟于11月上岗,如果一切顺利,年底前将有6条导盲犬正式面向公众提供服务。

  基地负责人林青青则坦言,在此之前,广东还没有过本土训练出来的导盲犬,基地所有的工作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对第一批“毕业生”将有怎样的表现,他们既紧张又兴奋。

  目前,基地的工作人员正忙着为第一批导盲犬筛选合格的申领家庭。“符合条件的视障人士都可以向残联或基地提出申请,免费使用”。林青青告诉记者,导盲犬是盲人的眼睛,人和犬匹配的每个环节都不能大意,“首先要考虑自己能否接受导盲犬,还要考虑人和犬的高度、步伐速度等因素”。

  A缺口

  毕业犬只未亮相

  四千余人已申请

  从家里出来,左转直走,过一个红绿灯,左转,再直走,大约八百步,就到店里。22岁车祸失明后,住在荔湾区的钱小姐在家附近开了一家按摩店,对这一路线早就滚瓜烂熟。她测算过,自己拿导盲杖走,这一段路需要大约半个小时,如果旁边有人带,十来分钟就能走到。

  前几个月路面施工,设了绕道警示牌。她拄着导盲杖按惯常的路线出行,一个没留神掉到了坑了,把腿摔断了,“障碍物、陷阱看不到,真的感觉比较危险”。

  钱小姐的遭遇不是孤例。家住越秀区的李先生日前独自出门,因为共享单车随意停放占据了盲道,他在原地用导盲杖探索了很久,才敢继续迈开步子前行。

  请人每天陪同上下班显然并不实际。听说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可以免费申请导盲犬服务,他们立刻报了名。

  “根据2012年的人口普查,我国有1731万视障人士,但持证的导盲犬仅在百条左右。”谭彦洲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如果按国际通行的1%配置标准,我国需要17万多条导盲犬。如果把范围缩小到广东省,全省70多万的视障人士,却只有3条正式服役的导盲犬,“深圳2条,广州只有1条,都是从大连导盲犬基地引进的”。

  从石溪渡口出发,只需不过3分钟的水程便可抵达丫髻沙岛,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2015年在这里成立,成为华南唯一一家公益导盲犬训练基地。

  10月24日,岛上迎来了首批申请前来与导盲犬多拉匹配的4户家庭。2岁时因病失明的郝赫就是其中最迫切的一位。

  “多拉,靠。”给多拉上了牵引链和导盲鞍后,在训导部总教练明子华的引导下,郝赫拍了拍左侧裤腿,清晰地向它下达了指令。

  正在地上趴着的多拉应声抬起头,绕到郝赫的左腿边,顺从地贴着他的左腿。他轻拽一下导盲鞍说“走”,随即从导盲鞍上传来一股不大不小的力,带领着他往前走,“手自然放松能感受到它带着你往前走,不费力”。

  “此前在瑞士留学两年了解了导盲犬,非常羡慕,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一个生活上的好伙伴。”郝赫告诉记者,得知基地为即将毕业的一批导盲犬配对主人,他第一时间报了名,希望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导盲犬。

  但这可能意味着,短则几月、长则数年的申请、登记和排队等候。

  谭彦洲对此深感压力:首批“毕业生”还没亮相,匹配领养的申请就已经塞爆了邮箱,“从我们之前的问卷调查结果来看,省内目前提出申领需求的视障人士达4200余名,还陆续有人提出申请意向”。

  B训练

  胜算甚微淘汰赛

  培训时间达两年

  对盲人而言,这是一场极需耐心与耐力的马拉松,而对导盲犬而言,这是从出生那一刻就开始的、胜算甚微的淘汰赛。

  “导盲犬必须身家清白,性格温和,祖宗三代没有咬人的记录。”谭彦洲对基地的导盲犬如数家珍,国际通用的导盲犬的犬种主要是拉布拉多和金毛,“这两种犬都是性格温驯、聪明、体形适中,考虑到广州天气太热,拉布拉多毛更短,基地训练全部选用这种犬”。

  幼犬们出生两个月后,要进行性格甄别,送到挑选好的爱心志愿者家庭中寄养,度过自己成为导盲犬训练的第一步:社会化训练。在寄养家庭里,它们要学会基本良好行为及便溺习惯、与人类和其他动物友善相处。

  早在两年多前,广州的训练基地刚建成的时候,郝赫就开始关注这些导盲犬了。去年,他家申请成为寄养家庭,领养了一条幼犬,起名叫APPLE。

  “APPLE不能吃狗粮以外的任何食物,不能上沙发,不能玩玩具,甚至不能被过分宠爱。”郝赫说,幼犬难免孩子气与调皮,但寄养家庭要狠得下心对幼犬进行严格训练,“导盲犬最忌讳的就是‘娇生惯养’,没有足够社会化的小狗,会被立刻淘汰”。

  一岁后,幼犬们会接受一次评估。评估合格的幼犬将告别寄养家庭,成为预备导盲犬,回到基地开始漫长的训练及多重的评估。

  岛上的训练几乎是封闭式的,如同军训一样,导盲犬一天的生活满满当当。

  早上7时30分,预备导盲犬就要起床准备训练,除基础性的坐、卧、等待口令训练,还要跟着训导员进行导盲工作训练和安全性训练:训练走直线时不低头、遇见障碍物形成条件反射、在十字路口要停住、在办公场所保持安静……仅路面躲避障碍训练一项,就要每天环岛8圈以上。

  高空障碍物提示的训练做了一次又一次,安安还是让训导员郑梓健碰到了头。

  这是安安最不擅长的一个科目,“唯一的办法就是反复训练,反复纠错,直到它会为止”。郑梓健摸摸安安的头,给它安慰和鼓励。

  做得不错的时候,郑梓健会给安安一点狗粮作为奖励,“它是个吃货”。不过当安安嘴馋想多吃的时候,都会被严厉地阻止,作为一只预备导盲犬,它只能吃训导员给的食物。

  在导盲犬训练基地,每个训导员手上都有一份训练表格,记录预备导盲犬的训练目标和情况。单是社会化训练就有46项,包括坐、等待、简单避障、复杂避障、不喜叫、不扑人、不追逐等。

  导盲犬的培训时间长达两年,从寻找寄养家庭,到训练预备犬,再到最后考试,步步都是难关。经历过严苛训练的导盲犬,无论生性多活泼,只要一套上导盲鞍,便会立马蹲坐,一动不动。

  C算账

  训练一条导盲犬

  成本差不多22万

  下达等待指令后,五条预备导盲犬安静地卧在地面上,训导部总教练明子华将一个黄色的球抛向它们,最容易受干扰的饼干立刻张嘴接住了球。

  “导盲犬必须克服自己的天性。”明子华用力扯了一下牵引链,对饼干进行严肃警告,“抛球的诱惑力对狗来说太大了,将来走在路上,对使用者是很大的安全隐患。”

  林青青介绍,为了对抗活泼的天性,预备犬们还要面临各种“奇葩”训练测试,如突然的巨响、儿童的追逐等,整个训练期长达六到九个月。

  并不是每条预备犬都能顺利过关,导盲犬训练基地实行严格的“淘汰制”:对外界的声音太敏感的、太活泼的、不够稳定的,在严格的训练中不能纠正只有“出局”。

  坚持了三百多天的训练后,活泼的饼干还是无缘成为一只合格的导盲犬:今年6月,在宠物医院体检中,它被检查出髋关节发育不良。

  “每天大量的行走对它的关节产生了严重的磨损。”明子华告诉记者,他们考虑过给饼干进行手术改善,但术后的恢复时间会影响训练进度,身体的不适也将影响最终考核。

  但淘汰并不意味它的努力全然白费。

  “被淘汰的预备犬可以做警犬或生活辅助犬。”基地的出资人广州市丰豪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利标告诉记者,基地第一期淘汰掉的犬只,部分被社会有偿领养,部分去了省外接受警犬培训,饼干在训练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继续留在基地接受训练,以示范犬的身份进行一些导盲犬推广活动。

  “导盲犬的淘汰率高达七成。”何利标算了一笔账,基地的第一批培养犬30多条,目前仅有6条有机会成为第一批正式导盲犬,“导盲犬从出生到服役,成长需要两年的时间,不算基地租金,一条导盲犬的训练成本差不多22万人民币。”

  D希望

  有更多公共场所

  能向导盲犬敞开

  “对不起,宠物不能进。”

  “它不是宠物犬,是工作的导盲犬,不伤人的。”

  “对不起,它有可能吓到其他人,请你谅解。”

  进入各种公共场合演练,也是预备导盲犬每天的必修科目,但是类似的拒绝几乎每次都会上演。

  外出训练的时候,郑梓健会给安安会换上工作制服,准备好相应的证件。他告诉记者,在广州允许预备导盲犬进入的场所十分有限,平时能够进行训练的公交车只有固定的几条路线,“目前一汽公司可以允许预备导盲犬上车,换乘其他线路可能就不让上了”。

  9月底的一天,郑梓健试图带着安安进入商场接受训练,但被工作人员婉拒,这让他感到很无奈:“现在没有机会练,导盲犬将来怎么带主人进入商场购物呢?”

  屡屡遭拒对导盲犬而言是不小的打击,“它也是会有心事的。”郑梓健说,训练间隙,安安大多数时候会趴在他身边休息,望着远处发呆,“我每次都要安慰它。”

  “社会对导盲犬认识还不多,带上导盲鞍的导盲犬,进入工作状态后是非常稳定的。”郑梓健有时候觉得,自己也需要安慰。畜牧兽医专业毕业的他,从事训导师已经有一年时间,和基地里大部分训导员一样,如蹒跚学步的小孩般摸索前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年轻的训导员和预备犬是一同成长的。”林青青告诉记者,基地正在积极接洽相关部门,希望能有更多的公共场所向预备导盲犬敞开。

  作为导盲犬基地的负责人,林青青要操心的远不止这些,寄养家庭、资金、专业人才等问题都要解决。

  “基地不少幼犬还在寻找寄养家庭。”她说,对于寄养家庭的要求并不复杂:喜欢小狗、有足够的时间陪伴幼犬、愿意按照基地的要求培育幼犬等几项,“希望能找到寄养家庭,让幼犬先感受家庭生活”。

  资金是另一个头疼的问题——据介绍,两年来基地已经“烧”掉了400万元。

  “前期投入比较大。”林青青坦言,中国导盲犬起步较晚,各界认知还比较少,南方基地以公益组织形式运行,不产生盈利,资金及场地全靠一家公司无偿资助,“希望动员社会公益力量做到力所能及,给盲人一双有温度的眼睛”。

  知多D

  遇到导盲犬 “三不一问”

  2011年年底,许立勇去大连导盲犬训练基地住了一个月,领回了一条金色的拉布拉多。

  “它叫法官,这些年可以说和我寸步不离。”许立勇是杭州市萧山区残疾人联合会康复教就部干事,因为工作原因,需要经常外出访问。

  准备出门的时候,许立勇会把法官叫过来,给它套上牵引链,带它下楼在小区走走,让它上个厕所。然后给法官套上导盲鞍,再对它进行几个简单的指令动作,如坐、卧、等,让它进入工作状态,告诉它要去哪里。

  “但凡走过的路法官都能记住,公交站、公园、回家等这些词,告诉它就懂带路。”许立勇说,有了法官的协助,从家步行到单位,和常人相差了不到十分钟,“而且比用导盲杖安全很多,没有障碍物。”

  由于身体原因,几个月前,法官提前退休,这让许立勇一度感到不适。为此,他再度向大连导盲犬基地申请了一条导盲犬Caesar。

  “视障人士申请导盲犬,有两个条件:有一定的出行能力、有一定的出行需求。”许立勇从自身角度出发,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最重要的是视障人士要有独立的谋生技能,“因为狗狗陪伴你,你也要照顾它。”

  喜欢狗,但也不可溺爱,能够负担得起每月的狗粮费,有能力照顾好导盲犬,喂它吃饭、洗澡、梳毛,有固定的出行路线,有一定的出行能力和出行需求……郝赫一条一条地向羊城晚报记者列举,“领养导盲犬,要真心把它视为家庭的一分子,关心爱护它,但又不能把它当宠物犬看。”

  为了匹配到合适的导盲犬,他花了大量时间做了充分的准备,“盲人内心不希望社会人士站得高高地去同情他们,导盲犬就是让双方平等交流的一个触发点,它们给盲人生活带来的改变,普通人真的很难体会”。

  “衷心希望大家能了解导盲犬,支持导盲犬与盲人出行。”郝赫说,在他的印象中,导盲犬无论私底下多么活泼,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就尽心尽责,“普通市民如果遇到导盲犬,最好‘三不一问’,不干扰、不喂食、不拒绝,同时询问盲人是否需要帮助,拍照也请不要开闪光灯,不要打扰认真工作的它们。”

  小贴士

  如何申请导盲犬?

  想要申请导盲犬的视障人士,可以向广东省盲人协会(电话:020-83183458)和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电话:020-84127777)免费提出报名申请。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NE062

本文相关推荐

看荐精选

精彩文章

白云区拟打造世界级铁路物流枢纽

■白云区江高镇人民政府与各村代表签订广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项目征地补偿协议。通讯员供图携手广铁集团,将...

11月23日 07:54

中国驻俄大使:"一带一路"为区域发展带来新动力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于11月30日至12月1日出席在俄索契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

11月23日 07:28

“共享”风潮刮进图书业:你会为它买单吗?

资料图:书店工作人员帮读者办理共享图书借阅。“简单来说,“共享图书”可以看作是采用借阅的方式让图书在...

11月23日 07:23

银行刷脸取款不安全? 想多了 不是直接吐钱

刷脸正深入国人的生活。关于“刷脸取款”是否安全,相关银行对媒体称,该技术安全,可完全抵御照片、换脸视...

11月23日 07:22

废旧手机数据擦除无标准 你愿意拿去回收吗?

中国电子装备技术开发协会秘书长唐爱军说,保守估计,我国的废旧手机约有20亿存量,每年以2亿至4亿的增...

11月23日 07:22
oumin@189.cn kanmiaochen@21cn.com liyg@21cnsales.com ibm2012cd@21cn.com Athena_1a@21cn.com 1994004509@qq.com Athena_1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