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埃及乱局,不能只看内政

来源:环球网 | 2011-02-11 07:41:45 | 我来说两句

  作者:吴冰冰 北京大学阿拉伯语系副教授

  2011年1月10日,在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网站上出现了一则声明:“苏丹穆斯林兄弟会号召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保卫苏丹的统一,将苏丹从美国和以色列分割苏丹的阴谋中解救出来。”声明中提到的苏丹穆斯林兄弟会是在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影响下于1949年成立的,该组织在当前苏丹北方的政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与这则声明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埃及政府在苏丹问题上的态度。2010年12月19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表示,奥巴马总统致信一些中东国家领导人,表明苏丹问题是美国的核心关切。两天后,埃及总统穆巴拉克闪电访问苏丹首都喀土穆。根据埃及官方媒体《金字塔报》的报道,穆巴拉克此行的目的是要苏丹总统巴希尔支持即将进行的苏丹南部公投。埃及政府明显是在密切配合美国。

  这是埃及的外交政策影响内政最近的一个例子。在分析埃及当前动荡局势的时候,不能仅局限于埃及内政的因素,埃及对外政策也在其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埃及对外政策的核心,是对美国的依赖,并由之衍生出对以色列安全需求的全面配合。正是这样的对外政策,与埃及国内的经济社会问题结合,引发了目前的严重动荡。

  当前中东的格局,是以伊朗为中心的反美激进阵营和以埃及、沙特为核心的亲美温和阵营的对立。激进阵营包括伊朗、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土耳其正在向这个阵营靠拢;温和阵营包括埃及、沙特、约旦、阿联酋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以色列是这个阵营的坚定支持者。两个阵营在黎巴嫩、伊拉克和苏丹激烈交锋。

  在两大阵营对立的格局下,埃及长期实行亲以色列的政策,配合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哈马斯进行封锁。这一政策忽视了埃及广大民众的民族宗教感情,忽视了他们对巴勒斯坦人民艰难处境的同情,在民众中引发日益严重的不满。根据2010年8月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所做的阿拉伯国家民意调查,最受欢迎的穆斯林领导人依次是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伊朗总统内贾德和黎巴嫩真主党总书记纳斯鲁拉,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反以色列的立场。与之相应,超过69%的埃及人认为伊朗拥有核武器能够使中东局势向更积极的方向发展。埃及的对外政策显然是与此背道而驰的。

  与此同时,埃及近年来实行外交上的收缩,在阿拉伯世界、伊斯兰世界、中东地区和非洲的影响力急剧下降。根据2009年的统计,约有650万埃及人在国外生活和工作,约为埃及人口的8%。出国打工的埃及人对埃及经济和社会有着重大影响。他们在国外,越来越感受不到纳赛尔和萨达特时代埃及在阿拉伯世界享有的崇高威望以及由之而生的自豪感与荣誉感,这在他们心理上形成了强烈的落差。

  汉斯·摩根索在其经典著作《国家间政治》中指出,“我们在国内社会中所体验的挫折,由于替代性地享受到国家的权力而得到补偿”。在他看来,成功的对外政策所带来的成就感,对于国内经济社会问题引发的挫折感而言,是重要和必要的补偿。现在有一些人把埃及的情况和中国类比,但这种观点忽略了,埃及当前国内的核心问题,是未能找到成功的经济社会综合发展模式,从而导致大规模的失业和贫困。而中国显然已找到比较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解决了贫困问题,这是二者的本质区别。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的埃及政府,不论是何种力量主导,都有可能循着汉斯·摩根索的理论进行逆向操作,即通过外交政策的调整来补偿国内经济社会问题在民众中导致的挫折感。这种趋向对中东战略格局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埃及会更多考虑与中东地区其他国家的关系,包括与巴勒斯坦人民的关系,而埃及与美国的距离将会拉大。这就为其他大国在埃及发挥中庸提供了更大的空间。总而言之,要解决埃及内乱的根本出路还在于探索经济社会综合发展模式,街头政治和政权更迭都不能为这个问题自然找到答案。▲(作者是北京大学阿拉伯语系副教授。)

责任编辑:NN025

我 要 评 论

心情分享加载中...
互动评论加载中…

今日推荐

商机服务

热点视频

24小时点击排行榜

社区

图片新闻